当前位置:上海MBA首页 >> 上海EMBA总裁班 >>职业发展 > 正文

“如果申请上MBA,一切都会不一样了”

日期:2020-01-01 00:25:53


最近,在和学员、和申请人的交谈中,会发现一个共性的情况:

现在的工作其实已经给不了我成长和满足感了(也可能是因为环境实在是不太好),很想有个突破口。但出去换工作也困难重重:
1.想要去的机会要求太高,简历部分就因为硬件不行被筛下来了
2.以自己条件能够找到的薪资、reputation还不错的机会,但和现在自己做的工作差不多,实在也没有什么意思
3.更有挑战的机会也有,比如创业公司,某些小一点的平台,但是从reputation、薪资待遇到未来的稳定性都比现在差不少。

这样的状况也持续了挺久的,每天也真的挺难受的,最好的选择之一就是一个名校的MBA:去国外念个书,换一个环境、有一个好学校的背景、和一群优秀的人在一起,有一个更有发展和资源的未来。一切就会好起来了。

所以,下面要解决的就是有限的时间里如何尽快地争取到名校Offer,而这也是很多申请人会找到我来做咨询的原因。

我当然可以说:是的!你的想法很对,加油申请MBA吧!你会有一个很好的职业发展前景的,赚高薪、接触很多优秀的人、过上很好的生活、做更大的事。也很推荐你加入BeBeyond,和我们一起完成MBA申请,我们助力你拿到Dream offer。

但我不想这么说。

诚然,拿到一个名校MBA是一个契机,但这个背后的成本和风险也是很高的:GMAT考试加上后续的文书准备需要耗费很多的精力,准备时间差不多一年,有时候可能需要两三年。读MBA要投入至少100万,还有两年的读书时间。同时,这个背后还有很多机会成本,比如两年的工资没有了,一些比较好的投资机会没有了。还有一个风险是,MBA毕业以后可能并没有实现破局的初衷。我见过有一些申请人,最终还是回到了原公司差不多的职位,而当时一起的同事已经比自己高了好几个级别了。

MBA应该是锦上添花,而不是雪中送炭,不能成为破除职业僵局的寄托。

这个僵局,其实可以从现在就开始化解。大家要意识到,作为一个成年人,我们成长的责任是自己的。

在四大工作3年的时候,我因为无穷无尽的工作和各种让人受不了的“蠢”要求想要离开,但是我所能够得到的都是财务相关的机会,说实话真不是我的兴趣,可我也不知道我喜欢做什么,我只知道我不喜欢什么。我摆出了一副我要申请MBA离开这个蠢地方的架势,每天各种抽空看GMAT、写Essay,项目上能做多快就做多快,能推的活就都推了,每次时间被不得不占用以后心里都是一肚子的火。

当时,有一位我非常尊敬的经理对我说了一句告诫:“Mandy你要记得,无论在任何情况下,人都应该昂着头没有遗憾地离开一个地方的。”后续当然也发生了很多事情,外加申请过程也越来越冷静地做了各种反思,我选择继续留在四大,因为我一定要让自己爬出自己造的这个坑,我也要搞明白到底自己喜欢什么再去读这个书。当不再把自己当成世界的中心后,我有了在四大提升最大的一段时光:工作依然繁杂,项目一个一个来,但我知道了如何去安排优先级,搞定海量的工作并且不被压垮;我不再推脱任务而是愿意去承担一些重担,理解了承担责任的压力和痛苦,以及背后会带来的成长;当我更多去了解经理和小朋友的真实情况发现当初“蠢“的是幼稚的自己;我还发现了我最擅长的是理解别人然后让双方获得双赢。

同时,机缘巧合,在合伙人的支持下,我在淡季请了公益假去做了我一直想去尝试的海外志愿者,这也是我第一次出国,经历了从第一天一脸懵逼和一群人聊天,除了微笑点头什么也做不了,到最后收获了一帮朋友,收到了一盒子的感谢信被邀请第二年再来的过程,还在法国和瑞士转了一圈。这段经历,极大地拓展了我的眼界,舒展了我的本性,也让我被世界中很本真的东西所打动,我到底想要做什么开始渐渐明晰起来。后来,我离开了四大,来到BeBeyond,做了一份很爱的工作 —— 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真实的强大和可能性。

如果,当年就这么负气离开四大,并且之后还是不做改变的话,现在说不定就还是那个自怨自艾,永远不知道其实我才是那个要负责自己成长的人吧。

当年做志愿者时候的工作照

工作到一定阶段,都会遇到瓶颈,把发展受限归结为平台不好、老板不好、工作内容没意义,这非常可以理解,但这种视角有个局限点,把原因都归结为了外界 —— 因为“外界”的责任,所以“我”的成长受限了。一直以这个视角来看待各种情况,就会对外界的要求很高,觉得自己只有在满足条件ABCD的情况下,才能发挥好,才能成长好。如果视角不变,未来一模一样的情况会重复出现,成长还是会受限。

但是,如果“痛苦地”意识到其实现在的受限也是有自己的责任(哪怕你看似多么努力和在付出),你也应该肩负起自己成长的责任,局面就是会有所改观的。

1、利用好外界环境

因为成长的责任变成了自己的,外界的好和不好就是资源而不是自己好坏的决定要素,我们要做的是如何利用这些好与不好,而不是去被它影响。

在BeBeyond,我看到了这些人的经历:

一位,遇到了一位总是不了解情况就把锅甩给自己的leader。在这个不利的状况下,她学会了和高层的高难度沟通,和leader一起形成了更好的合作关系,也发现了其实leader的不公平背后也有着自己没看到的一些情况。

一位,在与“不给力”的下属或者同事的合作中,去学习何为真正的合作,如何利用良莠不齐的资源达成目标,发现这才是做生意的真谛 —— 利用有限的资源去做成某些事。

一位,在繁琐复杂的工作中,学习了如何say no,从一开始的生硬尴尬到后来的游刃有余,发现其实有的时候心里的不开心其实是对不敢say no的自己的懊恼。

2、开创机会

因为成长的责任是自己的,在找不到好机会的时候,我们可以给自己开创机会。

你可以:先把手头的工作做到最好,然后积攒谈判资本去换岗和做更大职责的工作。

有位被哈佛录取的同学,因为很想做能源交易,但是公司内部是没有这个岗位的,经过各种争取和协调,公司专门开辟了这么一个部门和职位,开创了公司能源交易业务。

有位被M7录取的快消背景的同学,主动从工厂换岗到了电商部门,经历双十一的洗礼,累到脱层皮,但却更看明白了自己当初在工厂的工作价值。

你也可以:不再守株待兔,抱着哪怕选错也承担风险的想法,敢于去承接更有挑战的新机会。

在BeBeyond的几年里,我认识到了一点,人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很多,不存在死路一条:从四大开始,可以去做NGO,之后再加入顶级投行成为banker;有从每天打300 cold call卖一千块手机打到新三板上市的;有从国企到互联网公司的;有从PE合伙人去做服装创业的。眼光打开,当个能承担风险的成年人,看看还能做什么吧。

成长,有时候不用做什么全新的事,就是换一个视角,更好地认清楚自己和外界的关系,承担起自己的责任。

更重要的是,在这个过程中,因为不再把原因都归结为外部,我们会更理解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,自己的边界在哪里,优点缺点是什么,在什么样的环境下能更好地发挥。这才会给予人们实实在在的信心,使得我们更敢于面对挑战,更能处理复杂的情况,成为那个“机会来临时,我已经准备好了”的人。

这里,我想到了大家可以看看这两个学员的故事:
Maggie,放弃了MIT Offer:《三个打开我人生的问题》
Jiachen,哈佛MBA/MPA双学位:《再来一次的勇气》


 


分享到:
2019工商管理博士学位项目 DBA PHD 上海总裁班 上海EMBA 资本经营 投融资 企业上市 PE私募股权 金融投资与资本运营 商业模式 上海EMBA 上海MBA 复旦大学MBA

版权申明:以上课程知识产权归属复旦大学,上海复旦大学总裁班培训网仅提供课程信息展示,而非商业行为
复旦大学总裁班培训网提供技术支持  http://www.tsmba.org/ 沪ICP备11007365号-1
Copyrights © 2007-2019TSMBA.ORG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 

 

 

在线客服